卫生管理

重点监控下的中成药和辅助用药的突围之道(上)

作者:MedSci 来源:MedSci梅斯 日期:2017-12-12
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在2017年岁末,医药市场也像进入了冷冬,虽然偶有阳光,但也无法化解阵阵寒风给行业带来的“寒意”。这段时间,药企变相商业贿赂被罚、“神药”广告被警告、各个省市出台停用或修改各类辅助用药,行业重大事件频出。特别是辅助用药政策,很多医院面临医保的巨大压力,采取一刀切措施,停用所有的辅助用药,其中不乏过十亿的大品种。广州也重点监控67种药品,也包括喜炎平等大品种在列。

关键字:  中成药 |  | 辅助用药 |  |  

        在2017年岁末,医药市场也像进入了冷冬,虽然偶有阳光,但也无法化解阵阵寒风给行业带来的“寒意”。这段时间,药企变相商业贿赂被罚、“神药”广告被警告、各个省市出台停用或修改各类辅助用药,行业重大事件频出。特别是辅助用药政策,很多医院面临医保的巨大压力,采取一刀切措施,停用所有的辅助用药,其中不乏过十亿的大品种。广州也重点监控67种药品,也包括喜炎平等大品种在列。另外,受到莎普爱思事件的影响,一些以广告营销为主的OTC品种也备受争议。很多企业的拳头产品都直接面临来自市场的挑战。

        重点监控药品管理制度的核心目的是降费,对于疗效并不确切、用量大或价格贵的药品,现在是监控的重点,属于需要优先淘汰的品种。而对于疗效好的新药,虽然价格昂贵,但仍有很多有识之士呼吁国家对创新药放开价格管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过去一般把辅助用药定义为——有助于增加主要治疗药物的作用或通过影响主要治疗药物的吸收、作用机理、代谢以增加其疗效、降低毒副作用的药品;或有助于疾病或机体功能紊乱的预防和治疗的药品。这些药品包括增强组织代谢类、活血类、神经营养类、维生素类等10类。其中不乏大量的中药注射剂、或一些营养类产品。另外,中成药其实与辅助用药有很多类似之处,例如前阵子曝光的华西医院停用所有的中成药及辅助用药。上海也有医院大量停用中成药的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辅助用药未来被重点监控,只会越来越严格,并且很多更严格的药品监控政策还没有完全铺开。这一次全国各个省市限制辅助用药,大家看到的仍然以注射剂为主,包括中药注射剂,以及一些西药注射剂,甚至包括像奥美拉唑针剂都被限制了。这个限制主要针对限制输液,输液药物的使用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泛滥,能口服尽量口服,毕竟口服的成本便宜很多。因此,可以看出,这一次的重点监控,只是大政策下的一部分,未来还有很多大棒等着落地。举个例子,DRGs(按病种付费),这个政策已经试点很久,这个政策一旦铺开,对辅助用药来说,是致命性打击。以后有机会与大家详细谈谈DRGs对辅助用药的影响,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号MedSci梅斯(MedSci_cn)

        一、为什么最近会有那么多影响药品市场的事件?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很奇怪,莎普爱思都这么多年了,前前后后CFDA也批评很多次,都是安然过关,为什么今年突然就过不了呢?另外,一些药品通过大量广告投放,目的是让更多的患者知道,不管信还是不信。就算有人怀疑它们的作用,也无从说起。而今年,任何一个品种只要被推到风口浪尖,都会面临强烈的冲击。这种现象在未来,会更加明显。OTC靠广告不靠疗效的日子,不会太久了。而处方药,靠带金不靠疗效的日子,也将走向末路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大家最近都在反思,、在纠错、在为十几年前的错误埋单呢?梅斯医学认为至少有以下几点原因:

        其一,CFDA政策导向使然。CFDA这几年励精图治,大举改革,成效斐然。但是过往的积弊太深,所以频频举起各种大棒,包括对未上市的药品采用更为严格的认证;对在研品种进行722自查自纠;对生产企业严格的稽查、视察和飞行检查;对已上市品种进行上市后再评价;对仿制药要求一致性评价;限制仿制药的总数量等等,总的目的就是一句话——淘汰落后产能,淘汰无明显疗效的品种,防止无效品种“成功上市”。现在,如果市场曝光某些疗效不好,或安全性不好的品种,相信CFDA会“快速配合”,顺水推舟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二,医保透支过于严重,反向制约医院和科室的处方行为。医保透支早已是事实,对于医保而言,希望将确有疗效,且价格实惠,或药物经济学价值更高的品种纳入医保;而将那些无明显疗效的品种剔出,这是总目的。目前的方式是,医保将压力传导到医院,医院再将压力传导到科室和医生。从限方(限制单张处方的金额)、取消医院药品和器械加成(让医院不再有多开药和多做检查的商业动机)、再到明文限制某些品种的使用,甚至限制进院。很多医院甚至极端到逢高则限的地步,像高值耗材、高价药品等都不得不进行限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辅助用药,以往并不是重点监控的对象。实际上,很多辅助用药的用量相当庞大,价格也不便宜,因此,成为重点监控对象也是必然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其三,医生的循证医学理念的提升。循证医学理念普及了20多年,中国临床医生逐步接受循证理念,而不是单纯的经验用药。那么,没有明确的循证证据的品种,再想打动医生,就变得很艰难。

        过去通过带金等变相手段进行激励,现在国家打击药品流通环节种种问题,让医学回归证据,既往这些所谓的大品种,可能会直接进入谷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四,消费者的觉醒。很多人认为,一些OTC品种,不是医保品种,是老百姓自己掏钱从药店购买的,只要广告做得好,销量自然就会上来。包括现在,有些人将处方药采用DTP药房形式,依然变相鼓励医生开药,让病人自己出钱购药,试图绕开医院和医保的监控,让患者买单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随着互联网的深入,信息壁垒被打破。很多靠广告营销的品种将面临很大的挑战。哪怕患者自行购药,也会考虑实际支出的成本,家属也会关注这样的品种是否真正有效。同时,随着患者教育的不断深入,患者对专业知识也越来越有认知。记得有一个段子,一位患者拿着《新英格兰杂志》上一篇英文文章告诉医生:我这个疾病能否按这篇文章上进行治疗。虽然是段子,但是也反映患者对于专业知识认知的觉醒。虽然,有时这种觉醒反而会“添乱”,但是从长远来看,总是有益的,患者应该知晓一定的专业医学知识,这并不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从以上种种原因分析来看,辅助用药被严格监管,必将成为大趋势。虽然国家大力支持中成药的发展,但是,仍然不能抱着中成药和辅助用药就可以逃脱重点监管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、想突围,却又走回老路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中成药被重点监控,导致有些品种销量下滑特别厉害。个别企业不从根源上着手,却想试图通过走老路,解决品种下滑的难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过去,很多大品种通过代理商压货的方式找“出路”,现在有一些企业不去积累循证医学证据,而是到年底了,开经销商大会,鼓动经销商压货,加大推广力度,甚至试图强化带金,力图挽救颓势。若如此做法,只能说和政策趋势南辕北辙了,只会在老路上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代理商/经销商,已不再是前几年的代理商,对医生的影响力度,已大不如从前。药品的销售真心不是快消品,而是专业化产品,需要根据证据进行学术营销。现在再用老路子,只会加快被抛弃的速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企业也有更多的“奇招”,总想着从终端和营销角度入手,例如通过互联网进行变味的“患者教育”,让患者影响医生处方行为,或通过药房的药师进行“推荐”,提升销量,这些变相行为,可能会像伟哥一样,暂时是有效的,但是无法解决长久的问题。

分享: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发表
回复 小鸭梨
发表

copyright©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

京卫网审[2013]第0193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2-0005

//站内统计 //百度统计 //站长统计
*我要反馈: 姓    名: 邮    箱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