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科

特朗普又搞基,任命一名疫苗质疑者……那么,疫苗真的危险吗?

作者:科技日报 来源:科技日报 日期:2017-01-16
导读

         当地时间10日,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提名疫苗评论家罗伯特·肯尼迪担任“疫苗安全和科学诚信小组”主席,再次表明了其对疫苗持怀疑的态度。

关键字:  特朗普 |  | 疫苗 

        当地时间10日,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提名疫苗评论家罗伯特·肯尼迪担任“疫苗安全和科学诚信小组”主席,再次表明了其对疫苗持怀疑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特朗普曾在推特上说:“健康的幼儿去看医生,被注射大量疫苗,他会感觉很不好,并且变得自闭。这种情况很多。”这些对疫苗接种的“随意”评论,让公共卫生倡导者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尼迪是美前总检察长的儿子、已故总统肯尼迪的侄子。他一直质疑疫苗的安全性,还积极讨论疫苗注射与自闭症之间的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科学证明,疫苗究竟是否安全?肯尼迪的论调真的站得住脚吗?

        特朗普让疫苗质疑者上位引发公众忧虑

        据《科学美国人》官网11日报道,这项任命引起科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的广泛关注,他们担心,尽管大量科学研究表明疫苗是安全的,特朗普政府的举动还是给了儿童免疫接种怀疑者一定的生存空间。

论点

        报道称,肯尼迪一直质疑疫苗的安全性,还积极讨论疫苗注射与自闭症之间的联系。两家著名出版商曾支持出版他讲述的“科学家正在隐藏硫柳汞和自闭症之间联系”的故事,但几年后,这两家出版商都撤回或删除了这个故事,认为其“基本论点不正确”。此后,肯尼迪还编辑了一本名为《让科学家讲话:支持从疫苗中去除汞——一种已知的神经毒素》,描述了硫柳汞仍然能引起自闭症和其他神经系统问题的案例,并建议在全球范围内杜绝使用(美医学博士称流感疫苗或会损伤大脑)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反复强调的“疫苗汞基防腐剂——硫柳汞可能对儿童有害”的论点被很多人驳斥。不过,公共卫生机构的确建议制造商消除或减少疫苗中硫柳汞含量,而且已经在这样做。

        接受任职的肯尼迪对媒体说:“当选总统对当前的疫苗政策有一些怀疑和疑问,但重要的不是他的个人意见而是科学,我们应该对科学问题进行辩论。疫苗应该尽可能安全,以便让每个人都放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疫苗真的危险吗

        压倒性医学证据表明副作用轻微罕见

        一般到两岁时,大多数儿童已经接受了近30针的疫苗注射,以提高对疾病的天然防御能力。然而,接受推荐疫苗接种的父母可能被一些网站和名人的谣言所淹没,这些谣言主要是提出“注射疫苗没有必要”或者“能引起自闭症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对疫苗的“随意”评论,以及反疫苗人士的就职,让公共卫生人士备感“震惊”的同时,又给公众特别是新父母们送上一碗“迷魂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为什么要注射疫苗?注射疫苗真的很危险吗?《科学美国人》认为,有必要对此进行深入分析,把事实呈献给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疫苗中究竟有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当人类“遭遇”致病性病原体时,无法预测其致病的严重性及身体如何反应,而疫苗含有弱化或死亡形式的致病微生物,注射到人体后,会帮助身体以受控的方式建立免疫。免疫系统反应能够阻止这类外来入侵,之后,免疫系统开始创建被称为记忆细胞的快速反应机制,能够在未来识别并防御这类病原体的入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弱活性或者灭活的刺激物,被称为抗原,是在实验室环境中生长分离出来的,然后与防腐剂、稳定剂和将引发免疫系统强烈响应的疫苗物质混合。

        注射疫苗能够拯救生命。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估计,在过去20年出生的儿童中,接种疫苗让2000万人避免住院治疗,预防了73.2万人死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注射疫苗的副作用大吗?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为什么疫苗会引起副作用?与任何药物一样,免疫可能导致阴性反应。这并不奇怪,因为人与人之间存在个体差异。遗传变异、免疫缺陷和环境暴露,都会影响人体对抗原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压倒性的医学证据表明,新生儿和幼儿大多数疫苗副作用是温和的红肿,即在几天之内就能恢复原状的小硬块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种不太常见但能引发严重过敏反应的副作用,发生几率只有百万分之一。但即便如此,也可以通过施用肾上腺素得到缓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第一次接种麻疹—腮腺炎—风疹(MMR)疫苗后,婴儿高烧引发癫痫(不会导致任何永久神经损伤)发作的几率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    美国费城儿童医院儿科学教授保罗·奥菲特说,科学证据表明,与麻疹感染带来的直接后果相比,MMR引发的癫痫发作实际非常少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注射多种疫苗是否危险?

        担心孩子身体不能更有效适应疫苗仍然是一种误导。儿童免疫系统每天会“触发”数百种外来物质引发的免疫反应。而相比之下,推荐儿童接种疫苗的完整计划只有不到200种抗原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美国儿科学会(AAP)在内的医学机构专家敦促父母为新生儿陆续接种16种疫苗。儿童期免疫接种的计划根据免疫接种时间咨询委员会的建议,并基于儿童机体免疫系统对疫苗产生最佳反应时间的相关数据描述,才能得到APP认可,在孩子需要得到免疫保护的最佳年龄予以实施。没有科学数据表明,在官方建议的注射疫苗时间段之后再接种疫苗,会带来更多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外,疫苗的安全性还将接受定期评估。在被添加到推荐注射方案之前,必须进行测试,以确保彼此不会互相干扰,还有多项研究评估疫苗的累积效应。虽然对注射疫苗的担心可以理解,但并不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疫苗会引发自闭症吗?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关于疫苗的担忧,来自一组描述疫苗导致自闭症的小型研究,而事实上,这项研究由于道德失误,研究结论被撤回,参与研究的医生被禁止从事医学工作。而另外十多项研究表明,这种联系并不存在。AAP专家组的意见是,疫苗不会增加儿童的自闭症患病率;疫苗添加剂硫柳汞(是有机汞,而非甲基汞)也不会引起自闭症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儿科医生在需要推广新的接种计划,或者为了延长免疫时段而推迟某些疫苗接种时间时,反而会面临来自父母担心所造成的持续压力。例如,2015年4月发表的一项全美研究发现,平均每个月,93%的受访医生都会受到至少一个家长要求分发疫苗的请求。而在这534名受访医生中,超过五分之一的医生面临每个月有10%的父母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尼迪核心观点,究竟是证据确凿还是“强词夺理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伯特·肯尼迪多年对抗疫苗注射,屡战屡败,这几日却站上了美国最大的政治舞台,成为当选总统特朗普的拥趸。接受“疫苗安全与科学诚信小组”主席职位的肯尼迪应该感到“压力山大”,他面临的是数年来为新生儿提供生命保护的公共防疫卫生人士。

        肯尼迪强调“当选总统个人的意见不重要,应该对科学问题进行辩论”。那就来谈一谈他要辩论的问题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“疫苗应该尽可能更安全,以便让每个人放心”,似乎并不需要辩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疫苗就是为了抵抗危及生命的重大疾病而生产和使用的。一般而言,疫苗内每一种成分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以保持疫苗的安全性与稳定性。而这些成分皆经研究检验证实对人体无害,才会被准予添加。因此,这个问题“靶子”立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“支持从疫苗中去除汞——一种已知的神经毒素”,他的命题又过于不科学不严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,疫苗中的“汞”并非导致人体中毒的甲基汞,而是一种有机的乙基汞,主要的作用是当“防腐剂”,避免制剂遭细菌或微生物污染,进而防止注入人体所引发的严重后遗症。它可以被肠道积极代谢掉,且半衰期仅为6天,对于两次时间相隔4周的接种常规而言,很难形成累积影响。其次,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自2000年8月第一次评估这个问题以来,多轮定期审查结论是,还没有表明疫苗中的硫柳汞对受其暴露的婴儿、儿童或成人有毒性的证据,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“注射疫苗与自闭症之间的关联”,则更是“强词夺理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针对某些研究声称的“在美国,随着国家免疫规划停止使用含有硫柳汞的疫苗,神经发育障碍有所减少”的结论,全球疫苗安全咨询委员会发现了其研究方法方面的局限性,其发布的“注射含有硫柳汞疫苗后出现神经发育障碍和心脏病”的成果,无法达到证明具有因果关系的科学标准。委员会因此认为,“这些作者的结论既不具有说服力,也没有事实根据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婴儿从来到世间的一瞬间,就开始接受从灰尘到微生物的“轰炸”,是母亲子宫中传递的抗体使他们可以巧妙地躲避开去。但这种遗传免疫是短暂的,一个孩子必须发展自己的免疫系统,来抵抗可能危及生命的疾病。这其中,疫苗扮演了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对疫苗安全性提出质疑,客观上可以推动相关领域的科学发展,但在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之前就得出耸人听闻的结论,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。更可怕的是,身居高位的掌权人一旦竖错了这样的“靶子”,贻笑大方的可能就不只是他一个人了。

分享:

评论

我要跟帖
发表
回复 小鸭梨
发表

copyright©医学论坛网 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复制、转载或镜像 京ICP证12039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1486号

京卫网审[2013]第0193号

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:(京)-经营性-2012-0005

//站内统计 //百度统计 //站长统计
*我要反馈: 姓    名: 邮    箱: